主页>> 科技早报 >医生该如何拿捏病人隐私保密的界线? >

医生该如何拿捏病人隐私保密的界线?

发布日期: 2020-06-19

我碰到和警方办案有关的病人里,有一个是二十多岁的男性,他入院时右手指关节处有一道撕裂伤。他告诉我说他跌倒了,但他的伤势并不符合那种意外。我怀疑他和人打架,意思就是他可能是被别人的牙齿狠狠咬伤。

「你需要把事情经过告诉我,」我说:「如果那个伤来自某人的牙齿,然后他嘴里的病菌进入你手里,有可能造成严重的感染,可能损毁关节和肌腱。那种伤需要灌洗,甚至得进手术房做检查。」

「这样说吧,你该怎幺做就怎幺做,以防万一,姑且假设真有这幺一场打斗,」他说。

就在这位病人到院的同时,另一个年轻人也因鼻樑和几颗牙齿断裂而入院。他告诉检伤护理师,他的嘴挨了拳头,他要提出告诉。另外,他还说他看到揍他的人进了急诊室, 而他也打电话报警了。

不久两名警察赶到,他们一听说行兇的嫌疑犯可能在另一个诊间,他们就开始施压负责的护理师,要她告诉他们那人在哪里。但是护理师拒绝证实那名据称的嫌疑犯真的在这里。场面紧张起来。我连忙挺身而出,帮护理师撑腰。警员显然想要吓她,甚至威胁要以妨碍司法公正的罪名来指控她。

就某方面来说,身为急诊室的医师和护理师,我们接受的训练是尽量帮助人。如果病人看起来需要医疗协助或是显得很痛苦,我们就会主动的尽可能帮助他们。当警察想探听消息时,有一种本能会告诉我们,应该合作,告诉他们想知道的事,毕竟他们也在帮我们、帮整个社会。我没法告诉你,这些年来到底有多少次我们必须报警,请他们来控制突然抓狂的病人。而且每次看到由警员戒护着烂醉的病人到急诊室缝线,然后马上以攻击罪将他逮捕带走,我们有多欣慰。

对于位在乡间的急诊室,急诊人员和执法人员之间,互利共生的关係甚至更强烈。当我在小型医院工作的年代,夜间的医院里只剩下最基本的保全人员。如果有病人突然暴力相向,急诊人员就会呼叫安大略省警局的地方分局,来帮忙控制病人。因此警方和急诊室人员之间发展出一种温馨的关係。有时候,你会看到急诊护理师邀请警察和医师,一同享用宵夜点心。而且我也听说过,警察会带着甜甜圈到急诊室来。

再来,就是警察对大众〈不只限于急诊室医护人员〉所展现的权威形象。我们在开车时,警察有权力叫我们停靠路边,拿出驾照、车子保险单给他们检查。因此,当你面对警察询问某病人的资讯时,谁敢说上述那种受威吓的感觉不会混杂在里头。

但在另一方面,我们又有保护病人隐私的责任,这是一项在我写下这段文字时,沉重悬在心头的原则。不令人意外,许多急诊室医护人员在面对警官询问病人资料时,会觉得有些紧张。你在值班专心照护病人时,心里要记得遵守所有保护隐私的规则,并不容易。如果你告诉警方他们想要的资料,事后你会不会挨病人告,或是被控以失职罪?除了挨告之外,如果你一遇到压力,就像一只受惊吓的鹦鹉般嘎嘎叫,但事实上你根本无须吐实,病人又会怎幺看你呢?

我赶紧站到护理师和警察之间,因为我察觉到,当时正是规则介于黑白之间的灰色地带的时刻。不过,我主要的目的是支持我的护理同事。我向警方证实那位人士在急诊室,但是我认同护理师的做法,不揭露病人的资讯。我告诉警察,他们不能在病人接受治疗的时候去问话,但是欢迎他们等待那人治疗完毕后,去找他谈话。

我不希望各位以为我们在碰到病人隐私的议题时,总是这幺有为有守。医疗专业人员也是人,一样喜欢东家长西家短。而天底下再没有比病人的医疗祕密,更令人津津乐道的事了,尤其是名人。

自封「流行音乐之王」的麦可.杰克森,在二○○九年六月二十五日,洛杉矶时间下午两点二十六分,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医学中心因心跳停止,宣告死亡。当天下午两点四十四分,短短十八分钟后,美国娱乐八卦网站TMZ就发布了这个消息。这个网站被称为该世代的「名人独家新闻抢先报」。这个消息的第三则短文也发布在TMZ,内容如下:「有消息来源告诉我们,杰克森在救护员抵达时已经死亡。加大洛杉矶分校的一名心脏专家告诉TMZ,杰克森死于心跳停止。」在接续两则短讯后,下一则写道:「院内有消息来源告诉我们,杰克森送院后『场面紊乱不堪』。这位歌手身边的人尖叫着『你们一定要把他救活!你们一定要把他救活!』」

我能告诉各位,每当有人〈不论有名或无名〉因心跳停止而送进急救室,门马上会关上,帘子会拉起来,急诊室的医师团队、护理师、麻醉师、心脏专科医师以及呼吸治疗师会立即开始工作。除了希望留在现场的家人之外,闲杂人等是一律不准待在急救室里的。

这里的重点在于,TMZ之所以能够发布麦可.杰克森的死讯,是因为一名负有保密责任的医疗专业人员违背誓言。我认为这种违背是错的,不管是谁走漏消息,都应该面对加州医疗监督团体的指责。

重点是,我们受训练成要做正确的事,而且我们也想要做正确的事,但有时候就是会不小心犯错。我告诉警察,他们要找的嫌疑犯确实在急诊室。因为我认为这样说是对的。我相信,「必须保持缄默」是造成医疗专业人士习惯压抑感情的原因之一。在我看来,我们这一行的专业文化,鼓励而且经常强迫我们对众多事务保持缄默,导致极高比例的医师、护理师和其他医疗专业人士最后心力交瘁。

医疗保密规定,以及其他监督条例,毫无疑问,是我们执行业务的道德框架下一个很基本的部分。但它也并非是绝对的标準。常识以及医护人员的情绪健康,也应该成为我们是否分享特定资讯的依据。有时候,我们需要讨论我们所看以及所做的。一味压抑情感,不让情绪起伏,并不健康。但是保持缄默和自制,确实仍然是医疗专业人员该有的工作态度。在我想,应该能找出一种方式,让我们既能尊重病人的隐私和遵守保密规定,同时也容许我们宣洩和处理需要一吐为快的心事。

摘自《夜班急诊室》

医生该如何拿捏病人隐私保密的界线?

Phot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