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创新影视 >粗言与敢言 >

粗言与敢言

发布日期: 2020-07-29

粗言与敢言

前天,梁振英出席了一个青年高峰会与年轻人对谈,席间一名台下发问者批评政府打压年轻人声音,谴责警方于佔中期间向「手无寸铁」示威者放催泪弹,最后更拿着咪高峰向特首爆粗,大叫「X你老母」。

昨日,以击败林丹成名的香港羽毛球新星伍家朗,在香港公开羽毛球锦标赛男单决赛打败印度球手山米亚,成为香港首位赢得超级系列赛的男单球手。缔造历史的一刻,全场掌声雷动,谁知一宣布颁奖嘉宾是民政事务局局长刘江华,场内立即有人报以嘘声。几分钟前,大会主持还在盛讚香港球迷有品,不会嘘输给伍家朗的印度选手,没想到,话口未完,已有人带头狂嘘步出场颁奖的刘江华。

网民评论,都把这些人这些行为视为「勇者」、「敢言」;主办单位甚至现场主持,通常也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转移视线不加谴责,于是,造就这种发洩侮辱式的政治报复风气继续蔓延,而且愈演愈激。

敢言,我以为,是孟子曰「虽千万人吾往矣」之气度,却原来,不过是敢于当着你不喜欢的人说句粗言,然后拂袖离去的幼稚行为。那位向特首爆粗的年轻人,连梁振英的回应也不愿听,丢下一句粗话就走了,他根本不是想对话,说完就走,更显出怯懦心态。

好多年前我在演艺学院看舞台剧,已忘掉是什幺戏码,只记得台上演员不断爆粗,台下就不断爆笑,每一句粗口都是一个笑位,每一句对白只要加入粗言助语词就有人笑。我不明白笑点在哪里,外子是在大学教喜剧的,他都莫名其妙:「原来观众这样就会笑,那我们何必度桥度得那幺辛苦?上课直接教学生讲粗口就是了。」

没多久,粗口真的变了潮流,连电视节目的尺度也宽鬆了,早前看电视剧惊见男主角爆出「PK」一语;往薄扶林道的小巴、或者大学站的东铁上,也随时听到大学生流利的粗言,大家毫不掩饰,他们说,知识份子与粗鄙是没有冲突的。

对,知识份子可以粗鄙,但知识份子不该丢掉人格。

可以不出粗言、不嘘不动手而能批评人家,是高手;只懂高声以烂口辱人、以嘘声羞人,只会突显自己的低质素。

几天我看到长毛在葛珮帆议员发言后讲了句:「建制派议员都是鸡!」,终于明白,这种只懂出口伤人的低质素民智是从哪里开始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