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>> 绿色分享 >杂感国际观 >

杂感国际观

发布日期: 2020-07-17

最近跟朋友聊到「台湾人的国际观」,我半开玩笑说,我只知道一点:人人都觉得其他人欠缺国际观。

跃入我脑中的,是近年来网路上疯传的一张kuso地图,讽刺台湾人的世界观:整个世界草草切成几大块,附以很无厘头的描述,例如非洲是「妈妈说饭没吃完会被送到这里」,中国是「黑心商品跟诈骗集团出口国」,日本则「到处都是A片」。(如下图,注1)

杂感国际观

这类地图,国内外很多各种版本,原不稀奇,倒是它受欢迎的盛况耐人寻味。此图似乎作于2008年,作者在2011年底重贴于其部落格后,该页至今有近1万3800个脸书按讚。被转次数无法统计,我就看过好几次,众人纷纷笑讚「太中肯(台肯)了」。

可是我觉得很奇怪,至少我自己想不起有认识哪个人的世界观如此,更别说会认为这是台湾人的典型了。

当然,这种图是玩笑,必然夸张。可是我推测,会被逗乐的人们,多半觉得它嘲讽的是别人,自己不属嘲讽的对象;而且他们对于被嘲讽的事情(缺乏世界知识或国际观等)是不苟同的。

这似乎有点弔诡。如果他们是对的,那就表示台湾社会里,对世界的无知与漠然确实非常严重。然而,既然为数庞大的人们不苟同、也不属于这种无知与漠然,则问题倒应该不大;国际新闻被注目传阅的热度,照说也要经常比得上这张地图。

实情是这样吗?投身国际新闻工作的人一定很希望是。

杂感国际观

以上说到的只是对国外的兴趣和认识,至于这是不是就叫国际观,普遍的用法差不多如此。国内名家刘必荣教授则说,国际观是「知道世界在发生什幺事,并对这些事有观点的能力」。(注2)也有论者强调要从本土出发、关怀公义、实际行动等。(注3)

如果採宽鬆一点的定义,其实,在长久为人诟病的主流媒体不重视国际新闻现象之外,在书市中,近年来已浮现值得注意的「国际观」成长现象。去书店里翻看一下世界知识类书籍的刷数,有时会让你吓一跳。

一位出版社总编辑朋友就对我说,他们这几年陆续出版一些相关书籍,起初没什幺把握,但渐渐发现相当规模的认真读者群,「其实台湾有些读者是很有兴趣认识世界的,尤其透过言之有物的引领方式」。刘必荣也写到他自己「出乎意料」获得热烈迴响。

至于国际观有什幺好、为什幺需要,各方早已议论颇多,我只想补充一个较被忽略的面向,就是「避免被你自己的政府欺骗」。

这个问题,在台湾特别有种令人情何以堪的面貌。由于遭受中国打压,被国际孤立已久,台湾人疏于国际事务,政府于是能屡屡透过曲解国际事务,来为自己的不当施政开脱,简单说,就是欺负大家不懂。

举个例子,去年3月,当要开放瘦肉精美牛进口时,马政府声称,此举是不得不执行扁政府2007年对世界贸易组织(WTO)的「承诺」。但很浅显明确的是:2007年那是个「通知」,而通知没有承诺性质。马政府却不管这些,上下火力全开,对国人扯谎。(注4)

所以说,看清国内政府把戏,也是需要「国际观」的一个理由。

(注1)http://www.onefunnyjoke.com/%E6%83%A1%E6%90%9E/%E5%8F%B0%E7%81%A3%E4%BA%BA%E7%9A%84%E4%B8%96%E7%95%8C%E8%A7%80/

(注2)刘必荣着,《世界真的变了!10个你必须知道的未来》,先觉出版社,2009年

(注3)http://blog.yam.com/santafair/article/14365488

(注4)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%E5%B0%8Dwto%E9%80%9A%E7%9F%A5%E6%98%AF%E6%89%BF%E8%AB%BE-%E9%A6%AC%E6%94%BF%E5%BA%9C%E8%AA%AA%E8%AC%8A-032814540.html